第六章 逃

冯豆子搞不明白,眼前这个人是中了邪还是脑袋被门夹了,怎么就看上他了!难道这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太邪乎了吧算了,这问题不用深究,有钱不赚王八蛋他又跟钱没仇“那我就不客气啦”豆子暗自吞了下口水,伸出手把支

007ZuYFsly1gb6fzo935bj315v0kpwmp.jpg

冯豆子搞不明白,眼前这个人是中了邪还是脑袋被门夹了,怎么就看上他了!难道这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太邪乎了吧

算了,这问题不用深究,有钱不赚王八蛋他又跟钱没仇

“那我就不客气啦”豆子暗自吞了下口水,伸出手把支票接住,沉甸甸的

五十万啊,一笔巨款,真没想到他人生中的第一桶金是这么来的,这那是黄世仁简直就是个散财童子啊

何以琛很满意,咧嘴一笑“只要你听话,零花钱不会少你的”

“何总您真敞亮,盒盒盒”

“我现在要出去一趟,一起走吧,你回家把东西收拾收拾今天就搬我那去住”何以琛站起来看了眼手表

“行,我没问题”豆子赶紧仔细的将支票收好,又不敢折叠,翻翻找找也没有那么大的口袋装

何以琛扫了一眼摇头失笑拿给他一个小包,两人一起到地下停车场,司机保镖坐前排,他俩坐后排,进到车里豆子就坐不住了,跟个好奇宝宝似的东瞅瞅西看看,左摸摸右翻翻

“哎,何总你看,这个还会动呢!哇靠,这个啥意思怎么是英文啊……”

何以琛皱了下眉头放下手中的文件对豆子喊道“闭嘴”

豆子眨巴下眼睛倒也安静了下来扭头看着车窗外的高楼街道树木花坛,一时心中五味杂陈,属于他冯豆子的明媚的眀天终于来了

合该他倒霉 抑或是命中注定,没等他彻底享受这明媚,就出事了

市区开不了多快的速度,这原本是不会出什么事的,看见斑马线司机放慢了车速,停了下来

右侧有一辆车也停了下来,同时降下了一侧车窗露出一个把黑洞洞的消音手枪

“卟”的一声轻响一颗子弹飞过来

子弹,没错,一颗货真价实的子弹,目标很明确,就冲着这辆车来的

在中国,谁会想到?大白天的竟然有人拿枪射人?开什么国际玩笑

可就是发生了,因为对象是青龙帮的何以琛

遇冷枪这种事对何以琛来讲太小儿科了,以前在国外比这上档次的炸弹都见过好几次

坐前排的保镖和司机反应也是出奇的快,司机猛打方向盘就朝另一边拐了过去

子弹打在玻璃上没有事,原来是防弹的……车子直接上了高架桥,窗外的景色倒逝的如同一条直线,从两边飞快被超越的车子,司机面前仪表盘指针一度垂到最低 就能看出这是在玩命啊

“嗡……”

开向郊外的高架上,两辆车子相互加速追逐,那发动机的翁名声产生了共鸣,轮胎滑动路面的摩擦声刹车声连成一片,豆子的心都快从嗓子眼跳出来了

车子到了一段平缓的地方,前排保镖降下车窗举起枪和对方互相射击起来,“靠”的一声闷哼,保镖的右侧胳膊快速的流出两道血痕

这是中枪了

豆子还没缓过神来就见何以琛从座椅下拿出一把银色特制的手枪,降下车窗先把手机,文件乱七八糟的文件扔了出去然后瞄准

“嘣”的一声对方的车胎爆了因为车速过快几个横走也没有用直接撞在了护栏石墩上瞬间冒起了冲天的火光

车子下了高架到一处僻静地方,好死不死的居然抛锚了,司机和已经包扎住伤口的保镖先后下车去查看问题,半天也没有修好

何以琛好像察觉到了什么,脸色变的阴沉起来,不说话光看着都有点吓人

两个人坐在车里,静得呼吸声都能听的清清楚楚,豆子吞了吞口水,总觉得今天这一天过的跟拍电影似的,他不是在做梦吧

一般黑帮火拼前电影上都是这么演的……

果然,马路两边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一群人,少说也有三四十个,来势汹汹

“何总……”豆子觉得有点腿软,别怪他怂,他这辈子也没想过能遇上这么大阵势的追杀啊

“下车”何以琛喊了一声,打开车门一手扯住豆子几乎是将他拖下车的“快跑”

豆子是想跑,可不是想和这个灾星一起跑啊……

“支票…………我支票落车里还没拿呢”都这时候了豆子还惦记着他那五十万创业基金呢

那帮人已经越来越近,从衣服里拿出来的西瓜刀差点没晃瞎豆子的狗眼,看来今天是刀枪剑戟十八般兵器非得把这位大哥砍死啊

豆子觉得冤屈,他招谁惹谁了?手腕被何以琛扯的生疼,甩都甩不开

“何总,你,你这是打算和我私奔还是怎么着”豆子一边呼哧一边说“咱要不就在这分了吧?分开跑目标小……你跑的快,免得我拖累你啊”

生死关头,何以琛看着豆子咧开嘴笑的跟大白鲨似的“放心,我不会扔下你不管的,要死咱们也死一块”

去你MD!这时候装什么深情啊,老子五十万还没花了呢

豆子欲哭无泪,恨不得冲身后的人喊一声他只是路过的,不过估计也没人信就是了,只能咬牙跟上灾星的步伐

这是个外地务工人员群租类似城中村的地方,最要命的是没有监控,万一真被人跺了,尸首都未必能找全乎,家户是肯定进不去的,每家每户防盗门防盗窗装的看上去不比监狱差,这样跑下去只怕真的要早登极乐了

窜到一条丁字路口时看见了家饭店,门口有辆电三轮,车上放着一个一人高的大白桶应该是拉饭店泔水的,别小看这种开在犄角旮旯里的饭店,因为那些商务大楼里的精英人氏大多点的外卖都是出自这种小店,所以每天的泔水也是量大的惊人,豆子突然灵机一动,扯着灾星就往那个饭店那跑去

越是跟着灾星危险就越大,跑到大白桶那里豆子扯了扯两个人拉在一起的手说“何总,这种垃圾桶味大,饭店怕影响生意一般都是既来就走,您委屈一下藏里边吧,好歹也算一条生路不是”

“分开?万一你通风报信呢?”何以琛一脸警惕的看着他

草!合着这货跟他演半天琼瑶全是装的

“我要不是看在我儿子还有那五十万的面子上,我早闪了,你真当我的命不值钱 陪你玩反恐呢!”豆子也急眼啦

何以琛深深的看了豆子一眼“掩护我出去,以后每个月价钱翻倍”也亏他不胖,只见他说完 就像只猴子似的利索的跳上车毫不迟疑的钻进了大白桶里

看看,都自身难保了还想着画饼买命呢

“草,真TM作孽”豆子骂了一句快速的猫腰钻进饭店,捞下一早就看见挂在墙上满是污渍的厨师大卦,刚穿好就见一个老头儿过来要开三轮车,连忙上前一屁股坐他旁边“师傅,我出去有事,捎我一段儿”

“好咧”

拐弯就遇到追他们的那伙人,见到人还知道把家伙式收起来,一个个目露凶光跟盯特务似打量着他俩,还好没无法无天到拦车检查的地步,毕竟谁会料到他们追杀的大人物为了活命连喂猪的泔水桶都钻了

很久很久以后,豆子回想起何以琛,如果用一个字形容,那就是伤

从第一次见面开始他就不断因为对方伤身 伤心,无论间接的还是直接的,总之像有一双命运的大手将他们锁在了一起似的无处可逃???

阅读全文

免责申明:我们致力于保护作者版权,转载或引用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部分源自互联网,无法核实真实出处,如涉及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谢谢!

© Copyright 2010-2020 四零四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四零四文学网 - 有趣儿的文学知识网

京ICP备14050892号-1

河南麻将游戏下载 青海11选五走势图下载 急速赛车10 银鸽投资股票行情 时时彩绝杀6码 安徽十一选五专家推荐 辽宁11选5精准推荐计划 黑龙江省 十一选五开 内蒙古快三开奖走势图结果一定牛 基金怎么玩才能赚钱 赌场游戏下载 股票资配 江西11选5是国家开奖吗 下期平码如何计算出来 广东11选5怎么玩 甘肃快三计划群高手群 深圳风采中奖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