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世界要往哪里去

?2020,世界要往哪里去?文|郭玉洁一早起来,看到武汉封城的消息,一种不可捉摸、也不可理解的灾难感降临在头顶。事情将会怎么发展?我们面对的是什么样的未来?似乎没有人可以回答这些问题,大地、天空都在动

005X03T0ly4gb6dcmfr2tj30u00h5tc3.jpg

?2020,世界要往哪里去?

文|郭玉洁

一早起来,看到武汉封城的消息,一种不可捉摸、也不可理解的灾难感降临在头顶。事情将会怎么发展?我们面对的是什么样的未来?似乎没有人可以回答这些问题,大地、天空都在动摇了。

没想到,2020年在如此凶险的氛围中开始了,而这又是猪年最后的日子。窗外,商厦的喇叭仍然在播放着迎接春节的歌曲。新旧年的夹缝之间,很多人没有意识到,危机正在到来。

一年以前,2019年开始的时候,谁也没有想到,这一年会如此结束,或者说,很少有人愿意这么想。毕竟,对大多数人来说,有吃有喝,可以淘宝,仍然是太平盛世。然而,回顾这一年的文章,一种惘然、无处可去的气氛已然在酝酿中。

这一年里,我们有一些文章,是在讲述一个主动或被动地从主流滑落的故事,比如《辞职后,我上了武当山》、《6年不租房,从住办公室到四海为家》、《流浪到鹤岗,我五万块钱买了套房》等,这些文章的主人公,都是不折不扣的芸芸众生,他们虽然年轻,却不是昂扬进取、谋取个人成功的人们,相反,他们意识到没有能力获取世俗意义上的“成功”、或是意识到要为此要付出太大的代价,因此转而寻求其他的出路。这些“隐居”、“流浪”的人们,出现在正午,或许可以说是我们的调性——从一开始,我们就不擅长歌颂成功者,但是令人意外的是,这些文章都获得了很高的阅读量和读者的共鸣,这不能不说折射了时代的氛围,丧也好,无力感也好,这都不是一个充满希望的时代了。他们的故事提出了一系列问题,这个社会的发展真的健康吗?另类的出路在哪里?

另一些文章,则更加沉重地揭示了生老病死,种种艰困。比如《家暴、死囚和一部法律的诞生》、《渐冻的家庭,消失的丈夫》、《孤岛上的老人》等等。这些文章提示了我们,浮华的外表底下,有多少黑暗,人的生命是多么脆弱,年轻的生活前面,有更多的困境在等待。

我们也在努力了解这个变化万千的当代社会,比如《喵喵喵,神曲的诞生》,若干快手红人的故事,这都是当代生活的一个侧面。然而在过去一年里,最大的亮色,是一些仍然在创造、在付出的人们,为东莞工厂工人提供心理咨询的社工、性教育教材的编写者刘文利、舞剧《永不消逝的电波》的主创们、有文学性的说唱歌手董宝石gem、说唱届的引进者和批评者wes陈、梨园戏的编剧和演员们……他们给了我们力量,从这个意义上说,创造、工作,仍然是我们重要的生活价值。正如今早看到一篇公号的推文,标题是加缪的一句话,“同鼠疫斗争的唯一方式,是做好本职工作。”

在这个危机四伏的年末,希望大家都平安。向在一线的医护工作者、新闻工作者致敬。希望我们能挺过这次疫情,希望我们都还有机会在每个人的岗位上,承担起自己的责任,还有机会思考人类的未来。

—— 完 ——???

阅读全文

免责申明:我们致力于保护作者版权,转载或引用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部分源自互联网,无法核实真实出处,如涉及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谢谢!

© Copyright 2010-2020 四零四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四零四文学网 - 有趣儿的文学知识网

京ICP备14050892号-1

河南麻将游戏下载 贵州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一定牛 今晚排列五开乜奖 福建31选7 最好股票推荐网 交易规则 七星彩中奖规则查询 秒速赛车稳赚7绝招 甘肃快3彩票 青海十一选五网投平台 股票买卖规则 陕西十一选五走势图陕 今天大盘上证指数 网上股票配资平台安全吗 亚洲市场股票指数 通过微信喜乐彩票 北京快3开奖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