淄博小伙朱永辉:照顾植物人妈妈 自学考上本科

2019-10-28 08:22:10 新华网

喂饭、擦洗、换尿布、每天用棉球刷牙……9月4日,是齐鲁医药学院大学新生报到的日子,可通过专升本考进该校临床医学专业的朱永辉,报到完又跑回了淄博临淄老家,照顾植物人妈妈。

在他专科大二那年,妈妈遭遇车祸,朱永辉休学独自一人照顾妈妈至今。边照顾亲人边兼职贴补家用,闲暇之余,他还通过自学继续着自己的大学梦。

ca6254c0e6262cbc87ca86e28cdf99c8.jpg

朱永辉和躺在床上的植物人妈妈。

妈妈拼命养活姐弟俩

我现在做啥都是应该的

在淄博市临淄区齐都镇西门村,朱永辉独自在家陪伴着没有意识的妈妈。9月2日,他就已经赶到60里外的齐鲁医药学院报到了,报到完接着回到了老家。“上午把妈妈安顿了一下,下午去报到,报到完就回来了,如果超过半天没人看着,就不放心。”朱永辉说,今年要读本科了,但家里的妈妈他没法放下。

在病床上,妈妈插着鼻饲管,已经非常消瘦,儿子在一旁说话,她一点反应也没有,但清瘦的脸上被儿子收拾得干干净净。

2017年,朱永辉还在滨州读大二,早上去上班的妈妈在一场车祸中变成了现在的模样。妈妈在医院治疗了三个月后,依然没有意识,朱永辉在大二结束后,便休学在家,独自一人陪伴、照顾着妈妈。“其实那一年原本准备参加专升本考试,但由于妈妈离不开人,只能申请休学了一年。”朱永辉说。

在朱永辉7岁的时候,爸爸因肝癌去世,在妈妈出事时,姐姐刚生二胎。自那至今,两年时间里,这个有些冷清的家里,基本就是朱永辉一个人陪着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小时候,妈妈一个人带着我们姐弟两个,拼着命地养活着我们,遇到这种事,做什么都是应该的。”

坐在床头,朱永辉轻轻抚摸着妈妈消瘦的脸,即便已经考上本科,他也不能舍下妈妈。“报到的时候,跟学校老师说了一下家里情况,我是希望在家自己学习,也好照顾着妈妈,这两年也一直是这么过来的。”朱永辉说。

两年来很少社交

吃住学都在妈妈屋里

驱车30公里,学校的工作人员专门赶来了解情况,朱永辉一路接进了客厅。22岁的小伙子把家里收拾得井井有条,客厅北墙因为雨水浸透有些发霉,一组沙发、一个茶几、一台电视,都有些陈旧,却都摆放得整整齐齐。其实,自从妈妈出事,朱永辉也很少在客厅出入,连电视都很少打开了。

妈妈所在的十几平方的小屋,现在几乎是朱永辉的主要活动场所。为能随时关注妈妈情况,朱永辉专门在病床旁放了一张小床。这两年,他都睡在妈妈旁边。

除了两张小床,靠近门口的地方是一张桌子,摆放着学习的书籍,两年时间,朱永辉基本不出远门,很少社交,闲下来的时候,就在这里看书、学习。

喂饭、擦洗、换尿布、每天用棉球刷牙,朱永辉如今照顾妈妈已经得心应手,饭要打成糊,通过鼻饲的方式一点点喂给妈妈,一次差不多要两个小时。

两年的时间也过得很快,虽然依旧没意识,但在朱永辉的照顾下,妈妈的身体状况也还一直不错,“其实这样就值了。”朱永辉说。

考虑到妈妈的情况

未来还是希望在家自学

“本科两年,按计划,到明年就得考研,但要不要考,得看看妈妈到时候的情况。”朱永辉说,在刚刚过去的这个暑假,他还抽空辅导了几个学生,赚一些钱准备学业也贴补一下家用。

“从去年开始还帮村里一个辅导班小孩子们辅导一下作业,一晚30块钱,也想做点别的,但还是不敢离家。”

考虑到妈妈的情况,对于即将到来的大学本科,朱永辉依旧希望在家自己学习,“去年冬天家里太冷,想带妈妈租个有暖气的房子,但许多房东一听这种情况就不愿意租了。后来想了想,去了学校学习三个月后就得去见习,妈妈也不能总跟着来回折腾。”朱永辉说。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尹明亮)???

河南麻将游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