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何处

2019-10-10 00:28:11 徐依侬

文/徐依侬

纵观人生路,我,周而复始的揣着心内寂静的欢腾,从陈旧的时光里,追逐着蓝天白云的缠绵,寻觅着青山绿水的依恋,一路上,跌跌撞撞的走过每一寸温热的乡土。就这样,一个人,听风唱着流浪的歌,看雪开出洁白的花。

顺着朴素的岁月,一步步的游走过青春里的每一场日出与日落。这一路,听着戏曲,唱着歌谣,看过了春雨秋霜,路过了锦瑟年华,经历了人情冷暖,体验了世态炎凉。然而,许是时间的脚步走得太快,当我还走马观花在昔日的黄昏,光阴却早已越过了行云流水的黎明。每每此时,心里就好像下起了一阵阵微雨,滴答着,涌动着,却无一人分享这沧桑的浪漫。

我想,如果孤独是一条被遗忘的河流,那么,寂寞就是一片失忆的汪洋。所以,我们不过是其中的沧海一栗罢了。就像,有些事,一旦过去了,就注定会成为故事。生命中,也正是因为如此,由于一些人的走进,所以故事才会变得更加精彩; 同样的,也正是因为如此,由于一些人的退出,所以故事才会变得不同寻常。

其实,世上最悲哀的,不是哭泣时没有人看见你流泪,而是明明满心欢笑着,却无一人分享你的喜悦。这种难言的苦涩,你懂,我懂,他也懂,只是少了某个知音的人。虽说,一个人的日子很自由,很轻松,一个人的天空很湛蓝,很辽阔。就像一个人的独角戏,总想拥有足够大的空间来演绎。可是,当一场即兴的表演过后,却没有鼓励的掌声响起,除了沉寂还是沉寂。那一刻,我才明白,原来演技再好的演员,也是需要有观众的捧场。

一如,伯牙在没遇到子期之前,他是孤独的。因为伯牙的琴声无人能懂,他日日弹,又夜夜奏,尽管,人们都夸伯牙的技艺超群,无奈,却没一人能懂琴音之中的心声。后来,子期的出现,让伯牙知道了什么才叫知音。故此,一曲《高山流水》,一咏便成了千古绝唱!自从,子期过世以后,再没有谁能懂伯牙之心。为此,伯牙摔琴而断弦. . . 其实,伯牙的悲哀,我懂,我真的懂。只叹:“人生得一知己足矣”。只是,芸芸众生,谁才是我那知心的人呢?

都说花开美,谁知花落泪?其实,我懂,一直都懂,懂“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的凄苦; 我懂,懂“天下虽大,知音难觅”的无奈;我懂,懂“寂寂竟何待,朝朝空自归”的寂寞; 我懂,懂“黄金万两容易得,知心一个也难求”的孤独;我懂,懂“欲将心事付瑶琴,知音少,弦断有谁听”的哀叹…

就好像,没有人看见过我流泪,以为我孤独也无所谓。没有人听说过我爱谁,以为我寂寞也没感觉。其实,活在现实,我总是爱做梦,梦里,落红无数的飘零,我自是沉醉了。可是,每当梦醒了以后,留下一丝丝的苦涩,却无一人听我诉说淡淡的忧愁。这份伤感,我自是心碎了。却不知,红尘之中,有谁能懂我的欲诉还休?或许,我可以安慰自己,不要问,一个人的存在,到底对谁很重要?在这世上,总会有那么一个人记得你,就像风会记得一朵花的香。

在物欲横流的大都市,在充满尔虞我诈的社会中,我相信,人的一生,凡事皆有因果轮回,需要用一颗善心,温柔的接受一切,包容所有。真的,我们都该怀有一颗善良的心,把今生当作最后一世,在万丈红尘中,珍惜每一段来之不易的缘,尊重每一个去留无意的人。为此,我安安分分的生活着。不求大富大贵,不求惊天动地,亦不求名留青史。我,只求,得一知己,此生足矣!唯愿,与我策马奔腾,陪我对酒当歌,为我此生不换,对我一往情深. . . 若真如此,生命于我便是一部传奇。

我思故我忧,我行故我寻。就这样,身在红尘,不问一生缘解;心随佛意,不闻一世情劫。也这样,一个人,一颗心。走了一路,念了一路。赏着清风明月,梦着落花流水。于茫茫人海中,走走又停停,寻寻又觅觅。偶尔,回头看一眼,兴许,在灯火阑栅处,终有某个知音人,若能相知又相逢,愿读我,愿懂我,愿为我唱响一生的旷世奇缘。

依侬/知音何处.???

河南麻将游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