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都风貌儿时的蓝靛厂上

2019-10-02 16:21:12 梅影落砚轩主人

蓝靛厂大街是东西走向,街东是流淌的长春河,一条不算太宽太长的人工河,它源于颐和园,途经蓝靛厂,流过长春桥后转向东南,顺着万寿寺、紫竹院公园、动物园、北京展览馆后身……流向高梁河。

这里盖着皇帝、太后的行宫;这里有供皇上、太后御游颐和园的河道、码头;这里有清朝的军火厂和印染厂;这里沉睡着古老的庙宇和祠堂;这里有老街、老桥、老人、老去的记忆……——这里就是蓝靛厂。

在我的记忆里,长春河河水碧绿清澈,不亚于今日的昆玉河,河里的鱼、虾、蛤蜊、螺蛳颇多。儿时的我,在长春河里学过游泳,在河里摸鱼捉虾,在河岸的柳树下粘过老干(蜻蜓)。

长春桥是座石桥,桥的西头与蓝靛厂大街东侧接壤,桥东是一眼望不到边的稻田。每逢收割季节,这里总是金灿灿一片,想当年颇负盛名的“京西稻米”就产在这里。

长春桥桥下最早是个码头,是专为皇上和慈禧太后修建的。因为蓝靛厂街中有座“西鼎庙”,庙后建有行宫,皇上太后下龙船,登岸坐轿来到庙中,先烧香拜佛,然后去往行宫净手喝茶吃点心,说不定还要眯上一小觉。

长春桥码头建在长春桥下,很宽敞,河道两旁是大青石块砌成的平台,平台下河水潺潺。桥壁上花岗岩的石块里镶着几个大铁环,铁环下的铁箍虽说已锈迹斑斑,可依旧厚实牢靠耐用,一看便知它是拴船用的物件。

长春桥两侧砌有青石台阶,上下岸十分方便。石阶旁的石槽,是蓝靛厂大街遇雨或其他水患时,为避免冲坏河堤排水用的。想当年,长春桥下热闹十足,纳凉的、洗衣服的,一群孩子们在水中嬉戏打闹的。由于水浅又干净,不少人更是把这里当成了天然澡堂子。

长春桥桥西不远的北面,是一片建筑群,四周是老式的四合院包围住的一所古庙,庙顶是绿色琉璃瓦,庙檐庙脸儿贴有琉璃方块,这就是蓝靛厂有名的祠堂——立马关帝庙。关帝庙配有东西配殿,东西厢房一间挨一间,几棵苍老的、粗大、冲天的松树槐树遮天蔽日,夏天的关帝庙院内尤为的凉爽宜人。

庙的左右是太监院。站在关帝庙门向东南望去,河东岸有一片郁郁葱葱的松柏林,那里便是埋葬升天后太监的墓地。转回关帝庙,在太监院的西侧,又是一座非常别致的院落,独门独院、四四方方,正房与其他偏房建筑风格统一共计十二间。院中无树木,很是平坦,院门楼能进大车。这里是过去的一所驿站,说白了,是供另一拨太监们休息的馆驿——押水太监的歇脚点。想当年,皇宫里吃的是山珍海味,喝的是玉泉山的泉水,从紫禁城到玉泉山来回百十里,拉水的骡马车中途人吃马喂总要有个地方,蓝靛厂的关帝庙是最好的落脚点。

早年人们传说,北京有东西南北“四鼎庙”,其中西鼎庙就建在蓝靛厂大街,至今还在。西鼎庙建筑宏伟,院落众多,庙前铺着浅黄色的长方形大石板,至少有100平方米。庙门是三个圆形门洞,门洞上下镶着青石块,门上方雕有式样繁多的花卉。儿时的我记得门洞左右站的“哼哈二将”,横眉竖目,十分瘆人。庙门后是大殿,两边是配殿和东西厢房,建筑紧凑风格迥异。庙宇后面是一所小院,院后便是皇上和慈禧太后的行宫,取名翠霞宫,共由四座宫殿组成,前后殿有廊房相接,最后是一座二层殿,红墙绿瓦,金碧辉煌。前庙后宫的建筑风格,估计只此一家。

上世纪六十年代,西鼎庙的庙前是蓝靛厂大街最热闹的地方,那时人们把庙门前叫做“大庙头”,白天人们聚集到这里晒太阳、聊天、下棋、购买些生活用品。大庙头四周小商小贩很多,尤其以卖食品的居多。到了晚上,这里就成了孩子们和青年男女的天下了,天真的孩子们追跑嬉戏,热恋中的俊男靓女依偎在一起谈心——因为大庙头是蓝靛厂大街唯一有灯光的地方。

蓝靛厂地名的由来和印染有关,蓝靛就是种合成的染料,而蓝靛厂从前是清王朝印染兵服的印染厂和加工厂。蓝靛厂大街确实有厂胡同,厂胡同里有着高大的厂房和院落,我的不少同学住在这里,记得我每次要找到他们,都会穿过高高的门楼,走进能容下几辆大车的院子,一水儿的青砖大瓦房便是他们的住家。有的同学讲过,他的祖辈是染匠,一直干到清朝灭亡;有的同学则是裁缝世家,解放后他们的父母仍然在合作社里做衣服。(原载于《北京晚报》文/高长和)

8c70a02dly1g7jmkc7s5ij20fa09q0z9.jpg

???

河南麻将游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