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照顾病母她藏起了大学录取通知书

2019-10-28 08:22:09 沧州晚报

本报记者 杨玉霞 本报通讯员 左大中

“妈妈,我小时候,你天天抱着我,哄我高兴,给我吃好的、玩好的。现在你病了,正是需要我的时候,我抱着你、背着你看病,再苦再累也是应该的。”

“读书什么时候都能读,可是妈妈的病耽误了,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19岁的孔旋旋一边帮母亲按摩,一边和母亲说着话。

大学马上要开学了,衡水职业技术学院的录取通知书被她藏了起来,面对需要照顾的病母,以及凑不够的学费,她内心痛苦万分。

5379e6e4ly1g6f45oqkitj20w20ixe5y.jpg

伺候病母衣不解带

孔旋旋,19岁,献县本斋乡前营村人。

她的母亲叫刘金女,今年47岁。

刘金女发病是在2018年11月30日。那天,孔旋旋正在献县职教中心上学,突然听说母亲突发脑出血,被送到医院抢救了。她赶到医院,看到妈妈身上插着管子,昏迷不醒。经过抢救,母亲的命虽然保住了,但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吃喝拉撒全靠人伺候。

从那时起,旋旋就离开了学校,担起了照顾母亲的重任。

母亲度过危险期后,不会说话,不会动弹,不会吞咽,只能靠鼻饲。孔旋旋就每天为母亲精心熬粥,然后用注射器顺着导管往她鼻子里推。

夏天天热,孔旋旋每天都要给母亲擦洗身体,不停地按摩,和她说话。

孔旋旋每天都盼着奇迹能够出现:母亲突然有一天会说话了,突然有一天能自己走路了……

孔旋旋在家排行老大,她下面还有一个妹妹和一个弟弟。

孔旋旋的奶奶也瘫痪在床,父亲孔德成身体不好,种地之余打点零工,养着一家人,是家里的主要经济来源。

刘金女未生病前,也在村中小厂子里做点零活。她突发疾病,给这个家,给三个孩子造成了极大的打击。

大女儿旋旋离开了学校,黑白伺候母亲;二女儿也已辍学,打零工还债,唯有小儿子还在上学。

每天拉着母亲去治疗

旋旋自从母亲生病后,就一直没有去学校,课程也被耽误不少。

今年高考前“单招”考试时,旋旋还在医院里,她已经两个月没有上课了。

但她还是克服种种困难,参加了2019年的“单招”考试。

出院后,母亲成了植物人,旋旋黑白守护,不离床前。

为了让母亲康复,旋旋想尽了办法。

听说附近小庄村有一位大夫,可以通过针灸缓解脑出血后遗症,旋旋决定带母亲去治疗。

孔旋旋的交通工具就是一辆电三轮车。她每天用电三轮车拉着母亲,风雨无阻。

从前营村到小庄村大约3公里的路程,这段路是河堤上的一条柏油路,上堤、下堤都是很陡的坡路,其间还要穿过一条河。今年夏天雨水多,这条小河过不去,她们要绕更远的路才能到。

从没开过电三轮车的旋旋,每次上坡、下坡,都会心惊肉跳。

母亲身高一米六多,体重有一百多斤,旋旋每次把妈妈从电三轮车上挪上挪下,都要费很大劲。

每抱一次,汗水都会顺着孔旋旋的头发往下流。这还不是最难的,最难的是到诊所后,她要抱着妈妈走六七级的台阶。孔旋旋抱着母亲一步一步地挪,每挪几步,她都累得气喘吁吁,双腿打颤。

后来,她终于找到一些轻松的办法,“我把妈妈扶着坐起来,自己背着她走,背着要比抱着轻松一些。”孔旋旋说。

母亲会把水咽下去了

“经过这些日子的治疗,妈妈自己可以把水咽下去了。”说到母亲的病情,孔旋旋脸上显出兴奋的神色。

在孔旋旋的精心护理下,母亲不但可以喝水,还可以倚着墙坐会儿。

这让孔旋旋极为兴奋,每次再拉着母亲去看病,她就把母亲抱到驾驶座上,再用宽布带把母亲拴到电三轮车车架上。

“电三轮车开起来,有种兜风的感觉,妈妈可高兴了。”孔旋旋很为母亲的好转高兴。

母亲虽然有了意识,但只有婴儿的智商,情绪特别不稳定,经常哭闹。

每当母亲哭闹不止的时候,孔旋旋就会俯下身来给她一个拥抱。当孔旋旋抱着母亲的时候,她便会很快平静下来,有时还会伸手摸一下孔旋旋的脸颊。

“母亲现在认得我了,能自己吞咽了,还能坐会儿,这是最让我高兴的事,说明针炙是有效果的。”孔旋旋真心为妈妈高兴。

母亲的每一点进步,都让孔旋旋看到了希望。

因为她心中还有一个幻想,如果母亲恢复良好的话,她就可以带着母亲去上学。

虽然她一次次说服自己,不去上学了,可是她心中上学的梦始终都在。

把录取通知书藏起来

旋旋参加“单招”后,很快就得到消息,她考上了衡水职业学院。

虽然知道考上了,她却从不敢想上学的事。

录取通知书寄到学校后,孔旋旋都没有勇气去拿。

那天,一位同学好心地给她发来信息:“你的录取通知书在学校了,怎么还不去拿,要我帮你拿回去吗?”

“不用了,先放着吧,暂时不打算读了……”孔旋旋回复了同学,内心充满无奈。

“假如我去上学了,妈妈怎么办?”孔旋旋每天都要问自己很多遍。

看旋旋一直不肯去拿通知书,她的表姐把录取通知书取了来,又辗转交给了旋旋的父亲。

8月20日,孔旋旋拿到了衡水职业学院的录取通知书,她看了看就放在了箱子底下。

她的心中交织着痛苦和无奈。

“给妈妈治病已花了30多万元,哪还有钱上学呢?一年学杂费要好几千元。”

“我去上学了,妈妈谁来照顾?书什么时候都可以读,可是妈妈的病错过了康复时机,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要是能凑够学费,我可以带着妈妈去上学,一边给她康复,一边上学。”

快开学了,当记者问起上学的问题,旋旋依然挣扎在现实的困难里。

何去何从

孔旋旋照顾病母的事传开后,得到人们的很大关注。

衡水的一位好心人冒着酷暑,从武强县赶了80多公里的路,给他们送来一辆崭新的带篷电三轮车。

“有了带篷的新电三轮车,我和妈妈再也不用日晒雨淋了。”孔旋旋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旋旋为母亲看病诊所的孔维立大夫知道孔家情况后,不但答应免费为刘金女进行针灸治疗,还免费赠送了中药。听说孔旋旋的奶奶也因脑血栓后遗症半身不遂,孔维立又表示免费给她的奶奶治疗。

献县文明志愿者协会的志愿者和阳光爱心社的志愿者也去看望他们,并送去慰问品。

孔旋旋曾经就读的献县职教中心和当地教育部门的相关人员也来到旋旋家,看望他们一家,并鼓励旋旋克服困难。

是好心人的关爱和劝慰,让旋旋心中一直燃着希望。

可是,为了给母亲治病,家里已是债台高筑。目前,她的妹妹已辍学,正在打工。虽然有好心人资助的一些钱,但孔旋旋的学费还没有凑齐,

“爸爸身体不好,如果在家照顾妈妈,身体根本吃不消,而且家里就一点经济来源也没有了。我考虑来考虑去,实在没有办法,我就先放弃学业,来伺候妈妈。”孔旋旋内心做着艰难的抉择。

“如果能办休学,我先休学,等妈妈身体有好转了,我再去上学。”孔旋旋又想起了一个主意。

开学在即,旋旋最终会走进校园吗?面对凑不齐的学费,面对病母,她会何去何从?

本报将继续关注孔旋旋上学的难题。

????

河南麻将游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