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香港(三)父亲

2019-10-28 08:00:33 麦兜槑

(三)父亲

我爸老实本分稳重,对女儿来说很有安全感。所以对于他有香港“出世纸”、可以随时定居香港却不去一事,我很是困惑。

那张早已泛黄的香港“出世纸”我见过,一张巴掌大毛笔手写的纸。看纸张边缘,应该是一张纸撕下一半,另一半是存根。当然罗,存根在香港某家医院档案柜里,或者年代久远移交给政府保管。

为什么他有这张纸,真是说来话长,此处省略数万字。他是正儿八经在香港出生的,有两个哥哥两个姐姐。他爸在某公司做管理人员,收入挺不错的(三十年代啊,他老人家居然玩照相机!)。可是天有不测风云,他爸急病去世了,孤儿寡母的在香港度日艰难,于是他妈变卖了家产,带着五个孩子回家乡投靠他舅舅。

生活就是这么戏剧化,在回乡途中,挑夫起异心,半路偷了细软逃跑。他妈欲哭无泪,唯有用剩下不多的家财艰难度日,抚养孩子。各种艰辛不细述,我爸的两个哥哥,一个病死一个意外死亡。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爸因祸得福。正因为家财被偷,在那个剧变的年代,我爸家里被定为“小业主”成分,他在成年后,一直是社会中坚力量,直至光荣退休。

以前从来没想过那张“出世纸”有什么用,倒是从香港回来的大表哥提醒我爸,只要拿着这张纸,他随时可以定居香港。我爸反问“香港有什么好?去那里干嘛?”其实在小孩子的我眼里,香港到处高楼大厦,繁(零)华(食)无(好)比(吃),一定会比我们好。

直到我长大成人,再问我爸问什么不去香港,他才说“我是年轻人的话我就去了,可是我有家有孩子,连根拔起谈何容易?”后来我没再问。

时过境迁,时光又往前20年,现在再看香港,大表哥不帅,零食也不再诱人,别说我爸没动力去香港,连我也绝不会有定居香港的念头。那张泛黄的出世纸,就让它继续躺在抽屉里吧!

???

河南麻将游戏下载